查小膘

all七,各种cp各种小号浪,成不成朋友看缘啦,特好推到

《双面镜^伤》

现实衍生。                            

不知道是怎么了,今晚的星星格外的亮眼。他抬头看了看窗外,转而掩上窗帘。滴滴答滴滴答的闹钟声让他暂且停下了思绪,还有12分钟就是08.16了。
                             他叹了口气,理了理写好的地理作业换上政治。顺便在心底巴拉巴拉小算盘,不得不说,以前好歹的是卖卖答案,现在却直接上手代写了。
                            有人问过他:“你很缺钱么?”缺么?他只是笑笑不说话。
                             手机密码是0714,输惯了他生日的朋友有点不解:“怎么换了?这是谁的生日么?这么重要,是本命么?”
                             他给了个白眼,用了点逗逼的段子就把话题转移了。面上是开朗的笑容,心底却止不住的苦涩。
                             这个日期很重要啊,重的,都可以压垮他了呢。
                             农历07.14,2013年的08.20。这一天,他亲眼看着那个生他养他的人在自己面前走了,被她的妈妈亲手送走的。
                             唉?不是要喝水么?喝呀,干嘛不说话了啊,干嘛不理他了啊?
                           当时不肯相信事实的他只是想要过去好好看看她,看看自己的妈妈,可妈妈的妈妈只是一味的拉住他,死活不让他上前。
                             你知道难过到极致是什么样的么?他很懂啊,明明难过的要死,明明生气的要死,却一滴眼泪也无法流出。
                             好像只是眨眼的事,早上还在跟你聊着过往和未来的人,现在却躺在冰冷的水晶棺中。
                           周围炸耳的哭声惹得他心都有点烦了。特别,特别是那个亲手送走妈妈的人的哭声。
                             一个两个,前来吊唁的人陆续到来,他无意识的跪下再起身,偶尔抬头,看着熟悉的亲人却一句话也不想说。重情的,吊唁过母亲后,看见他,眼中的泪兜兜转转的又掉下,拽住他一个劲的念叨:“怎么办?怎么办?你还这么小,以后怎么办?”
                             讲真,听了这话,他反而更烦了,怒火随着屋外倾泻的大雨越燃越旺。
                             哭声烦的他有点想吐。他干脆一拍桌子,大叫道“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我妈没了就没了你们有什么好哭的?!”
                             这可能是他说过最过分的话了吧。可人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又能说出什么好话呢?
                              丧事结束后,他和爸爸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起,他知道,爸爸心里一定难受的要死。为什么他不相信爱情?因为在他心里,妈妈不在了,爸爸单身了,那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爱情可言了。
                               在自己经常藏东西的那个暗格里,原本想翻出以前和妈妈合影的他,摸到了个不同触感的信封,打开一看,哈,是妈妈的绝笔呢。
                               最暖心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除了对他的一些交待和多次出现的对不起之外,妈妈最大的伏笔,便是告诉他,如果有一天,爸爸要另外找人了,千万不要怪他。
                               这也是日后他为什么总给自家爸爸安排相亲的原因。
                             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上比失去妈妈还要难过的事其实是逼着自己认清事实。
                              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逼迫自己。在这段期间内,他活的没心没肺的,大声笑,开心闹。别人都说他过的很开心,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多么痛苦。
                             因为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你没有妈妈了,你妈已经不在了,到你还要好好活着,你不能堕落,因为你不是为自己而活的。”
                             好像也就是从那开始,他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只要别人骂的,说的话中有不尊重他妈妈的,他就直接扑上去,和那人撕打在一起,干死他丫的。
                             爸爸得知后,先是说他做的没有错,再然后是批评与教育。
                              他听话,不纠结。不纠结就怪了!他只是憋在心里,不在打架。
                              可说实话,他到底也只是个孩子,疼了痛了也会哭。
                               “你难受么?”友人怕他憋坏,前来开导。
                               “没事,早好了。”他摆摆手道:“没有她的日子,地球还是要转的,太阳还是要升起的,你炘哥还是要继续威武下去的。”
                               “。。。太久没听段子了,你给我讲讲你以前的趣事呗。”友人毕竟和他这么多年了,干脆的换了话题。
                               “唉,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我跟你讲奥。。。”不自觉的,话头就一点点的从他家大狗转回了以往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里。
                                友人该笑的笑完后,直视他的眼睛:“你真的不难过么?”
                               “真的啊。”
                               “炘哥。”
                               “恩?”
                               “你哭了。”
                    

                               “哒啦哒啦哒哒~”急促的闹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他急急忙忙的给了按铃一拳,结束这颇为魔性的声音。
                               休息的也差不多了,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深吸口气,打开作业继续写了下去。
                               恩,都过去了,算了算自己赚的这份钱,估计自己见妈妈的时候能拿的出手了吧。
                               他不缺钱。
                               他仅仅只是想靠自己的钱给妈妈买点那个世界能用的东西。
                               仅仅只是有点想她了而已。
                               仅仅如此。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