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小膘

all七,各种cp各种小号浪,成不成朋友看缘啦,特好推到

《选择逃避》

                               听着LUZ的心做,某明其妙就撸出来的文,其实最开始是想be的,可被死党威胁了,所以改成了he,自我感觉好像有点崩。。。恩,希望是错觉吧( ´•灬•`)热乎乎的金融出锅了,各位慢用~滚滚我先滚了~

                                老夫特的排版真是别致。。。大家将就看吧

                               后续什么的等我考完试吧~

                               祝食用愉快~

                               好像每个人都会有那么几句听不惯的句子,偏偏还记得特别深刻,连同对它的情感也一起记得深刻,只要一听到,就会不自觉的烦躁起来。就像是超喜欢的台词中的几个字节刚出来你就可以把它补全一样,不过一种的感情是喜欢,另一种,是厌恶。                           
                              “我是哥啊,有谦米~”
                               这是金有谦目前最烦的一句话。 准确来说,这是他最烦会从崔荣宰嘴里吐出来的句子了。因为如果是其他哥哥讲这句话,他完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只小小的一句话却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拖着他的步伐,生生的把他们的关系滞留在原地,滞留在兄弟这一正常的层面。
                               关键是谁要和你做兄弟啊?!我对哥的感情早就超过了兄弟层面好了么?!这哥到底是真迟钝还是故意装傻啊!
                              “啊啊啊啊啊阿西,真的是烦到爆了啊!”揉了揉自己那头绒绒的短发,金有谦更加烦躁了。这熟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到了崔荣宰那同样毛茸茸的头发,触感简直让人不想放手啊,简直就让人想一直揉下去,揉他一辈子。
                               可那句该死的“我是哥啊。”分明就是一道咒语嘛!总是让他不自觉的就停止了动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哥早就不在身边了,刚刚的场景如果没有手上还停留着的的触感,和梦也无差了。
                              真的是,好烦啊。
                               自从认清自己的心后,接踵而来的除了烦躁就只有苦涩了。明明对你的喜欢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为什么就是不肯正视它呢?为什么总是要摆出长辈的姿态和我说话呢?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
                               傻白甜?崔荣宰再面对这种称呼时,也就只能笑笑了。各位亲爱的鸟宝宝啊,说到底,搞基最后一个傻白甜,还是没能守护成功呢。
                               况且处女座的崔荣宰心思细腻,又怎么会完全感觉不到忙内对自己的情感呢?可是,不可以。这种没有未来的情感只会毁了金有谦。所以,就算自己对金有谦也有那么一点超出平常的情感,还是不可以接受他。
                               没有未来的未来,你会想要么?更何况,就算我想要,也舍不得让我喜欢的人没有未来啊。
                              “就当是青春期特有的悸动好了,有谦还小,他不懂感情我可不能跟着不懂啊。”崔荣宰自我安慰着,也许只有这样,才能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可笑的是,他好像忘了,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啊。
                               对于金有谦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崔荣宰面前除了逃避,再无其他选项。                          
                              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大家自己的理想型,告诉大家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和期待。所以只能装作傻乎乎的样子,对情感这东西故意迟钝起来。所以只能用这种幼稚却有效的方式来拒绝金有谦——不可以,我是哥,我们不可以。
                             因为,我根本给不了你未来。
                               &&&&&&&
                               不过事实证明,再怎么强大的理智也无法战胜崔荣宰那该死的弟控属性。
                               你说崔荣宰在刻意的保持距离,保持他和金有谦在心里上的距离,可以啊。
                               不过前一秒还在告诉自己要坚定离场的崔荣宰下一秒为什么又黏在了金有谦身旁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可能是习惯吧。崔荣宰已经习惯了去粘着弟弟,去宠着弟弟。正如金有谦已经习惯了崔荣宰爽朗的笑声和大嗓门一样。
                              从长途汽车上下来,崔荣宰拖着行李箱走了几步忽然就停下了脚步,深深的看了眼来时的路,然后蹲到路旁的观景树下捡起一根树枝,重新拖起箱子向家的方向走去。
                              这次放假,崔荣宰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提前通知了家人。恩,准确来说,是他回来的太匆忙了,如同逃跑一般的从首尔赶回了木浦。
                               不怪他没胆,他只是,只是有点不想面对金有谦而已。明明是说好了的庆功宴却某明其妙的变成了喝醉了的金某人的告白会。被告白的崔荣宰在兄弟们意味不明的眼神下当时只想刨个坑把自个埋里面再也不出来了。
                               睁着眼想到半夜的崔荣宰原本是准备第二天跟金有谦摊牌的,可起夜时却又不明所以的站在忙内的卧室门外愣是站到了天空破晓。然后快速而又轻巧的回到自己房间拎起早已打包好的行李滚去了车站,改了最早回木浦的票,直到坐到车上才敢发个信息跟兄弟们说明了自己的去向,然后利落的关了机。
                               才不是自己龟壳症发作了呢!崔荣宰低着头向前小步挪着,直到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道墙体。他举起先前捡的小树枝,抵着墙上一条深深的刻印继续向前走着。
                              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吧。
                                                            从墙体这头划到终点,刚好够他该吐槽的吐槽完了,尽量没有坏情绪的回到家。
                               可这一次,明明都划到底了,崔荣宰却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每一次都是直接奔回家的他,这一次却不由的停下脚步,摸了下被自己划过无数次的那条痕迹。
                                这墙体上的刻印是他崔荣宰从小到大一点一点划出来的。从最初的一条看不见的浅印到现在石灰剥落的深痕,都是崔荣宰每一次回家时的小动作留下的。
                               “你一定很疼吧。”崔荣宰自言自语的用手指摸过那条痕迹:“我这么伤害你,你却还是忍着不出声,一定很疼吧。这么深的沟,就算我有能力补好了,也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吧。”
                               他收回手指,伸到自己面前看了看又自言自语道:“你怎么那么傻呢?我都这么伤害你了,为什么还不躲开呢?”
                               “汪汪汪!”不知从哪来的小金毛朝他兴冲冲的摇着尾巴。“唉?你是从哪来的?”崔荣宰眼睛一亮,蹲下身子去逗它。
                               “你好乖啊,眼睛好漂亮啊。”崔荣宰看着狗狗湿润的眼睛不禁想到了金有谦同样湿润的双眸。“你是谁家的?我就暂且叫你菠萝好不好?”
                               小金毛欢快的叫唤着,不停的在崔荣宰身下撒欢。感觉心脏都要被融化了的崔荣宰摸了摸它的头,也恰好看到了手表上的时间。
                               “唉?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了,你要和我一起么?”崔荣宰拖着箱子向小金毛邀请道。
                               得到小金毛的打滚撒欢后,一人一狗开始向村子深处走去。
                              “唉?豆包!麻麻,豆包回来了!和小卷一起回来的!”崔荣宰老远就看到自家侄子在朝自己挥手。
                               “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叫小叔!”崔家大姐拎了拎自己儿子的耳朵,严肃纠正道。“好痛!知道了知道了,我改我改!”
                              “姐姐,不用这样啦,叫什么都一样啦,快放开他呀。”崔荣宰接收到侄子求助的眼神后,习惯性的开口解围,脚下的小金毛也一扑一扑的扒着崔姐姐的大腿。
                              “别扯些没用的,这次回家为什么没提前通知?”崔姐姐不放手问出疑问。“啊?什么啊?”崔荣宰想到了金有谦,又看了眼姐姐正扭着侄子耳朵的手,糯糯的答道。
                              姐姐毕竟是姐姐,怎么会不知道崔荣宰的逃避呢?但还是作罢。
                               在餐桌上应付过家人后,崔荣宰站在阳台上发呆。思绪却莫名牵扯到还没有解决的事上来。
                               手机这个时候才被他想起,开机一看,除了十几通未接电话就是铺天盖地的信息轰炸。
                               他颇为理智的一个个的点开信息。
                               “荣宰,路上安全啊。”嘿嘿,珍荣哥最暖了。
                               “呀,臭小子,怎么能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昨晚的事,要想开点啊,好好吃饭知道不?乖啊。”刀子嘴豆腐心的在范哥,你要是没后面那句话说不定我会真的听话的。
                               “荣宰,回家了么?居然自己先跑了,看你不在吓到我了,不管,回来后你要给我带好吃的来补偿我知道不?”jackson哥也是能扯,想吃东西就直说嘛。
                               “没事吧?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跟我说没事的。”好像自己和马克哥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呢。
                               “哥你这是在跑路么?哥回到家了记得给有谦打个电话啊,他找你找的有点急。要是有什么话不好说,我可以帮你转达的。”呵呵呵,斑斑还真是谢谢你啊,转达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我怕到时候有谦米不知道内容反而全队人都知道。
                               “呀,崔荣宰你这也太糊来了!不知道跟人打声招呼么!”完蛋了,经济人哥要搞死我了QAQ
                               “在哪里?”这是。。。
                              “是昨晚的事么?你在躲我?”
                               “为什么?”
                                “你这算什么?”
                              “到底要我怎么样才好?”
                              “回我。”
                               “听到没有?回我!”
                              “回我。”
                                “回我。”
                               ……
                                崔荣宰有点懵了。他不知道对方发这些信息时的样子,但隔着屏幕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人的郁闷与急躁。
                              要回么?崔荣宰有点迷茫的看着屏幕,不知从何下手。
                               “豆包!”突兀的声音吓得他手一抖,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手机在视线中越来越小。随着“啪”的一声声响,崔荣宰是真的郁闷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