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小膘

all七,各种cp各种小号浪,成不成朋友看缘啦,特好推到

未填坑的半成品堆放地

          &&&&&&&
                               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子,金有谦是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喝酒才会放松警惕着了哥哥们的道的。
                               日上三竿才睁开眼睛的他对于昨晚干了什么事是完完全全忘的一干二净。
                               “唉?崔荣宰呢?”迷瞪中的金有谦遇到斑斑,张口就是崔荣宰的名字。
                               “有谦米你可是忙内啊,要叫哥的啊!”斑斑严肃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昨晚有多魂淡?”
                               “啊,昨晚?昨晚怎么了?”金有谦心里咯噔一下,崔荣宰不在这里莫不是跟自己有关吧。
                               “啊,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金有谦?!哪有你这样吃干净啥都不负责的啊?!我真替荣宰哥感到不公,竟然遇到了你这个渣!可怜我荣宰哥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给送了出去,居然得不到一点回馈!金有谦你太不要脸了!”斑斑痛心疾首的指着金有谦鼻子叫到。
                               难得看金有谦吃瘪,朴·真·吃瓜群众珍荣看戏看个够后才悠悠开口:“斑斑差不多得了。”
                              “哥,斑斑说的没错,我就是个渣!我简直是。。。”金有谦话说一半说不下去,垂着脑袋的样子活像是受了委屈的coco。
                               斑斑白了他一眼,叹着气走了出去。
                               朴珍荣“噗嗤”一声笑出来。“好了好了,也没那么严重,荣宰他估计是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你才会先走的吧。”
                               “怎么可能?虽然可以得到他我很开心,但如果是这种方法。。。估计他现在都不想见我了吧,我这么伤害他。。。不行!哥,你知道他在哪么?我要去找他,我要对他负责!”  金有谦暗暗握拳。        
                               “有谦啊,你有这种意识我很开心,如果都像你这样告个白就要负责到底的话,这个社会该多么美好啊。” 朴珍荣回道。
                               “当然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唉,等等。。。告白?!仅仅只是告白?!”意识到不对劲的金有谦气的有点发懵。
                               “不然呢?不是告白是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么?”朴珍荣眉头轻挑,眼中笑意加深。
                               “如果只是。。。那这算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开,不给我一点解释和说明的机会,这算什么?
                               金有谦颓然的倒回床去,某明的想要咆哮。
                               朴珍荣摇了摇头,收起了玩笑:“有谦,你是认真的么?”
                              【您的好友金有谦不想理你并给了你个白眼】
                               见他这样,朴珍荣也不在要他回答,而是坐在床尾自语道:“我不知道荣宰是怎么想的,但说真的,我认识得那个有谦应该是对于想要的东西一直追求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软弱的连尝试都不敢。如果是真的喜欢上了,那就应该勇敢的去把话说明,而不是在这边自言自语的像个傻瓜一样。”
                               朴珍荣拍了拍被子。“如果真的喜欢,那就去争取吧,何必纠结那么多,把握好现在才是正道啊。明白么?”
                               金有谦被他说的一愣,可心中却像是煮开了的水一般,不断有气泡翻涌着上来,把内心中最模糊的感觉一点一点的推涌出来,变得无比清晰。
                               何必纠结?喜欢就是喜欢,如果连争取一下都不敢,那么就算以后在一起了,我又能给他什么呢?
                               “哥,我明白了!”金有谦抬起头,目光中满是坚定。“我要去找他,我要告诉他,我要把他带回来!”
                               朴珍荣欣慰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却有点难受的想着——以后,荣宰就不可能会跟自己那么亲近了,毕竟金有谦的控制欲可怕啊。
                               “但是在那之前我还要干件正事!”金有谦一跃而起。
                               “什么事?”“哦,就是想让斑斑重新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美好。”
                              “你给我回来!” 朴珍荣感觉自己的头又大了。 
                               &&&&&&&
                               金有谦是和五个哥哥一起来到车站的,除去脸上有点肿胀还有点小哽咽的斑斑,每个人都是笑意然然。
                               “内,一定要把荣宰带回来啊!”林在范摸了摸金有谦书包上的水獭挂件。
                               “放心好了哥!”
                               “你要是带不回来,就干脆赖在他家吧,阿姨叔叔一定不会赶你走的。”王嘉尔严肃的摸了摸下巴。
                               “这样会不会有点不要脸啊?”
                               “什么啊?我们干大事的人不需要脸知不知道?!”王嘉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剁了剁脚。
                               金有谦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却被暖的一塌糊涂——崔荣宰,知道么,大家都支持我,你还在担心什么?
                                “有谦米啊,你过来。”读书人莫明露出了个笑容。不明所以的金有谦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却还是附耳过去。不稍一会,表露出了一副震惊的样子。
                                直到上了车,还在念念有词——厉害了我的哥!
                               段宜恩好奇着问朴珍荣到底跟金有谦说了啥,读书人笑出一脸褶子神秘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在木一枝心里,这世界上最完美的爱情,是属于她爸她妈的。不说别的,就那两个人天天默契、腻歪的劲而言,木一枝未来大半辈子的狗粮都被喂的够够的了。
                              01.木家夫妇的缘分,从他们的名字里就可见一斑了。
                            木卫东袁爱华。
                             保卫东方,爱我中华。我就问你配不配?配不配?配死了嘛有木有。
                              02.有段时间木家特迷清宫戏和角色扮演。
                             有次看戏看的太入迷,木家选择民主的举手表决形式投出一个去拿冰棒。
                              反正当木一枝拿着冰棒上楼的时候是想骂人了。
                              虽然好生气但我却还是要保持微笑呢~
                             “皇上,皇后娘娘~您的冰棒到了请签收。”琢磨着自己怎么着也是个格格的木一枝在得到“恩,不错,小木子,再去给朕倒杯水来”的回答后,是真的骂人了。
                           恩,  挨没挨打,这种有损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事我们就先不说了。。。
                              03.




长短不定,纠结产物,各种乱入有,不打脸就行(*/ω\*)声明:文笔渣渣,雷同欣喜,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01.                             王嘉尔最近有点方。
                             为什么会方呢?就例如原本留到最后吃的零食,第二天起床时却发现早就被人开了封,里面的东西还少了不少;新买的电脑莫名其妙的卡了起来,磁盘清理时,却在某个文件夹里发现了“跑跑卡丁车”这类自己绝不会用的软件;几百年没动过的《火影忍者》漫画集,在一堆堆尘封的书中格外显眼,仔细一看才发现————灰呢?上面的灰呢?!种种迹象无一不提醒着独居N年的王嘉尔————“嘿,兄弟,你不是一个人哦~”
                             “我尼玛,到底是谁啊这是出了鬼么?!太欺负人了吧!”晚班回来,又一次发现自己零食被人吃掉的王嘉尔终于耐不住情绪,怒摔枕头。脑门一热,他摔门而去,冲到楼下咖啡屋喝了两大杯咖啡后,在滚回来躺到沙发上装睡,势要抓住那人。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等的他都块睡着的时,一个好听的声音才冷不防丁的在在身旁轻轻响起,在寂静的夜晚中被扩放到最大传入王嘉尔耳中。“对不起,我又来打扰您了,谢谢亲故这么多天的招待,今天的我也不客气啦。”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吃食声和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
                               王嘉尔慢慢睁开眼睛,转头发现声音的主人正背对自己玩游戏,从背后看去根本就是个乖乖的小学弟嘛,怎么能不学好做小偷呢?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啊。王嘉尔蹑手蹑脚的向那人走去,伸手就想拍他的肩。
                               手掌穿过男生身体的一瞬间,对方也回头看向自己,灿若星河的眸子里满是错愕。王嘉尔艰难的消化着眼前的景象,和男生对视几秒后,肾上激素飙到了最高,一个白眼翻着就要大叫“妈妈”。可话到嘴边却被另一个高昂的声音成功截胡,原本还还情绪激动的王嘉尔顿时就懵圈了,看着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尖叫着四处逃窜还边跑边叫:“妈妈!救我!有人啊!”他默默擦了把冷汗,全程冷漠脸看着那……鬼钻进了书桌上的戒指里。
                                “0.0。”王嘉尔揉了揉耳朵努力平静心情,才敢走上前去。他管理表情,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点。
                                “那个谁,你出来!”
                               即使他王嘉尔散光严重也分明看见戒指自个抖动了一下好么?!想了想,他换了个语气,道:“总不能一直呆在戒指里不出来吧?我这边才买了最新的游戏正愁着没人和我一起玩呢,你出来,我们一起玩啊~”
                               “真的?”身后传来的声音意外中带点颤抖。王嘉尔不禁扶额————我个人都没有被你个鬼吓到,这么害怕到底是为毛啊?刚只注意到那鬼的眼睛的王嘉尔已经做好心里准备去面对一张不知道什么样的脸,转过头来去看他的庐山真面目,却想起自己散光严重来着,伸手就要开灯。
                               “等等!”那鬼莫名其妙急了起来。“等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开灯?我又不是丑八怪!”王嘉尔皱着眉不悦道。“不是的,我知道你不是薛之谦,只是先让我整理一下,刚开路的时候头发乱了,这样面对你会很没礼貌的,好了,你可以开灯了。”
                                打开灯,强烈的白炽灯光使王嘉尔不适的眯起了眼睛,却更清楚的看清那人的面目。没有想象中的幽怨和恐怖,反而偷着一股清纯的气息。厚密的刘海虽遮住了眉毛却称的那双灵动的眼睛更加好看,眼角的泪痣和主人一样乖巧的呆在原地,倒也让人舒服。卡通长白衫配上牛仔裤,再加上一双黑色一脚蹬,更是让人移不开眼。那鬼静静的呆在那儿,看上去乖巧平静,可不停绞动衣角的右手却出卖可他的紧张。
                               “…崔荣宰?”“唉?hoing你认识我么?”被点到名字的鬼迅速抬头,眼神迷茫却又惊喜的看向着王嘉尔。“不认识,你胸前的校徽上有写。”王嘉尔扶额道:“先别管这个了,你为什么会呆在戒指里?”
                               原本还一脸迷茫的崔荣宰瞬间就严肃起来:“Hoing,就像你看到的这样,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我所处的这枚戒指其实是枚纳戒,祖上把毕生绝学都传授与我,就是为了寻找到有缘人,让家族荣誉重振雄风,我看你骨骼惊奇,不如拜我为师,我带你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如何?”“……这么说,我床下那本《斗破苍琼》和《金庸群侠录》也是你翻出来的喽?别扯淡了,你个小中二快点讲实话,不然我就把戒指冲到马桶里。”王嘉尔摇了摇头无奈道。
                               意识到要死了的中二病,啊不对,崔荣宰QAQ的看向王嘉尔,战战兢兢:“别介啊,我说还不成么?像我这种鬼一般会和妖怪一样附在物品上面定居,不然总飘来飘去的多不好啊,万一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灰飞烟灭就惨了。”
                               “那为什么要附在戒指上面啊?”崔荣宰闻言给了个白眼:“大哥,有戒指就不错了,我这还算好的了,听说以前有个妖怪前辈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竟附在了招财猫身上,本身那么高大威猛也是可怜啊。”“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这有啥的?本来就是脑洞产物嘛。”崔荣宰无辜脸,顺手拿起了桌上的牛奶喝了起来。
                               亲眼看见自个牛奶被崔荣宰喝掉后,王嘉尔忍着让他吐出来的冲动,问道:“啧,为毛我能看见你啊?是不是因为我有通灵体质啊?”“咳咳咳…”差点被牛奶呛哭的崔荣宰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他:“到底谁更中二啊!你之所以能看见我完全是因为我控制不当好么!”
                              “啊…控制不当……少年你肾还好么?”王嘉尔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崔荣宰有点不想讲话了:“…你想哪去了…像我们这种鬼初回人间前要学会控制自己身影不被人看见,老师讲课时我睡着了,每学多少,所以上面才给我房子——昂就是戒指。之前我都是去哪滚哪。那天气睡着后再醒来就在你家了,估计又是那个无良小贩把我房子卖了吧…”
                               “…这么惨…”王嘉尔忽然就有点心疼他了,这个样子应该还是个学生吧,这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定活的很不好吧。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王嘉尔再三思索问道。
                               “恩,这几天谢谢哥的招待啦,接下来,应该还是滚哪算哪吧。不会打扰哥太久…”
崔荣宰低下头尽量掩饰掉眼里的失落。漂泊了这么久,他又何尝不想停留呢?只可惜……
                              “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着急的。想留下来的话,就留下来吧。”王嘉尔笑着说。
                               崔荣宰抬起头看他,满是诧异:“真,真的可以么?”“当然了,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住,也挺孤单的,反正你又不需要房间,就留下来陪我吧。”王嘉尔挠了挠头,“呐,我叫王嘉尔,94年的,你可以叫我jackson。”
                              “呐!我是崔荣宰,96年的,亡龄两年,以后的日子就拜托jackson哥了!”崔荣宰深深鞠了一躬。
                               “哎呀呀。好啦,”王嘉尔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我能再问个问题么?”“爱过,不约,没钱,找青山,作业没写,喝酸奶不舔盖,吃方便面不喝汤,你结婚我有事,周末没空,此刻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所产生的心里阴影大约9平方厘米,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什么鬼!”【枕头君卒】“我是想问,幽灵不应该都是一身白衣么?”“…你电影看多了吧?那多难看啊?”崔荣宰嫌弃脸。“哪有…要不你试试吧,让我过过眼瘾。”王嘉尔说着抄起叠压地上的白色床单向崔荣宰罩去顺手关掉灯打开绿色灯带,正好一阵阴风飘过,场景煞是…感人。
                               崔荣宰讪讪挠脸,无视叫的凄惨吓得逃走的王嘉尔,摊手无奈:“也是有病,所以我到底为毛要cos伊利沙白啊”
————————一章完————————

                               02.王嘉尔最近有点小开心。
                               新室友不占空间不说,虽然话多了点,吃多了点,声音大了点,笑点低了点,人蠢了点,但上得厅堂下的厨房,贤惠的不要不要的,每天回家都能看见东西整整齐齐的王嘉尔不止一次以为自己走错门过。这尼玛跟他之前的狗窝好太多了好么!!!崔荣宰要是个女孩子,他说什么也要把人拐回家啊(不已经在了么…)
                               沉浸在喜悦中的王嘉尔措手不及和迎面飞来的帽子打了个照面。等他揉着鼻子换鞋时,崔荣宰早就收回动作,摆好碗筷乖乖的呆在一旁看漫画了。
                              “呀,今天是什么菜啊?”王嘉尔笑嘻嘻的迎上前去。崔荣宰头也不抬的回答:“恩,今天换换口味,红烧肉和扒鸡饭。汤是新做的,不知道味道怎样,你先喝着好了。”
                               王嘉尔尝了一口后整张脸都要笑裂了。这根本就是大厨级别的佳肴嘛!果然留下崔荣宰是他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啊。
                               这厢王嘉尔还在感叹着。那边的崔荣宰已经收起了书,面带假笑的满眼期待看向王嘉尔:“味道怎么样?”
                              “昂,很棒啊,这个冬瓜汤做的很好啊!”王嘉尔称赞的同时不忘再多喝几口,却发现崔荣宰一脸嫌弃。
                              “咋了?”“谁告诉你这是冬瓜汤啊。这是西瓜好么…”“噗…西瓜皮?”王嘉尔一口汤喷出贡献给地板,艰难的问道。“不然呢?吃完了懒得扔的,就干脆做成汤了。”崔荣宰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噗…”王嘉尔再次给地板贡献了自己的漱口水。他刚是不是有夸崔荣宰来着?现在收回还来的急对吧。
                              王嘉尔怒视崔荣宰,还未来的及发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他所有的动作。他二人对视一眼后,崔荣宰果断钻回戒指里,王嘉尔则是手忙脚乱的把菜全部塞进橱柜里。“来了来了。”王嘉尔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装满蔬菜的袋子冲在自己面前,吓的他差点叫出声来。
                               “当当当~我来给欧巴做晚饭啦~”女生俏皮的笑着,没等王嘉尔反应就挤了进去。随即整个人愣在原地。王嘉尔怕她发现什么,心虚的问道:“秀乔今天怎么会想起来到我这来呢?”
                              “啊,太久没来了,怕欧巴会不要我了,话说欧巴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净了?”李秀乔看着不同于以往乱如狗窝的干净房间,有点心慌:“突然这样,我还以为欧巴会有了新的女朋友不要我了呢。”
                               王嘉尔掩饰掉尴尬,扯淡到:“怎么会呢?这是你欧巴的杰作啦~以后要是结婚了还像以前那样把我家秀乔吓跑了我找谁哭去啊?”
                               李秀乔小脸一红给了他一个粉拳,娇瞋道:“欧巴讨厌啊,你等会吧,我去给你做饭啊。”她挥了挥手上的袋子,转身进入厨房。王嘉尔看她进去,擦了把冷汗,祈祷着她千万别打开柜子。
                               躲在戒指里的崔荣宰表示自己很不舒服,这姓王的未免也太会扯淡撩妹了吧?!不过那什么什么乔的确很可爱啊,真不知道王嘉尔个死宅是怎么拐到人家的。
                               正想着,崔荣宰感到自己房子颤动了一下,发现是王嘉尔拿起了它。“嘿,你乖乖的好好呆在里面千万别给哥捣乱奥。事后给你买糖吃啊~”
                               这个语气是把他崔荣宰当做小孩子么?不过看在糖的份上。他七舅姥爷就不计较了。
                              “天哪!”李秀乔的惊呼声从厨房传来,吓得王嘉尔果断扔下戒指冲进去。有点晕晕的崔荣宰表示他下次绝对要在王嘉尔饭里加魔鬼椒,印度的!
                               “怎么了?怎么了?秀乔你没有那里受伤吧?”王嘉尔冲过来询问道。李秀乔摇了摇头:“我没事。”她转过身来,手上捧着地是崔荣宰的良心巨作——西瓜皮汤。
                               “欧巴你吃过了对么?欧巴不是对料理不感兴趣么?这是?”李秀乔神色复杂的看着王嘉尔。后者只是给了她个暖的不行的笑容:“是呀,我吃过了呢,只是还想尝尝秀乔的手艺罢了,你手上拿的是我亲手做的,因为不想秀乔以后太累,我其实有在钻研菜谱呢。”
                               “我可以尝尝么?”李秀乔问道。“这,还是不要吧,毕竟是我吃过的啊。”一想到它的原料,再看着娇小的李秀乔,王嘉尔果断拒绝。“不嘛,欧巴的菜我只吃过一次呢,虽然上次洗了胃,但这次这个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啊。”李秀乔一面说着一面把汤加热。
                               早溜出来的崔荣宰躲在厕所,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叮!” 李秀乔端出汤,看着那碗无害的汤水,深吸口气,抖着手,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姿态去喝汤。
                              “噗…”“咳咳咳!”王嘉尔听到声响赶紧假装咳嗽,狠狠瞪了一眼躲在厕所的崔荣宰。崔荣宰委屈脸表示原谅我不小心笑出声来。
                               “OMG!这真的是欧巴你做的么?太好喝了吧!”还在和崔荣宰赛脸的王嘉尔被这称赞声拉回注意力。“昂,喜欢么?”“超喜欢!欧巴你为了我居然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这厨艺完全就是从夏雄进化到了冷冽啊!”
                               “呵呵呵,是么…好喝你就多喝点啊…”王嘉尔尽量无视掉笑的快要打滚的崔荣宰陪笑道。
                               几个小时后,王嘉尔送走了李秀乔再回来时,就看见收拾残局的崔荣宰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
                               “笑什么?”王嘉尔发誓这货绝对是在笑自己。“没什么,听你们聊天真有趣,哥你有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为什么不和她同居啊?”崔荣宰转移着话题。
                               “不太习惯吧。”再说了她哪有你好啊。王嘉尔默默咽下后半句话,也转了话题:“怎么了?羡慕哥吧,有这么好的女朋友。”“切,才不羡慕呢,我在世时也有非常宠我爱我的人呢!”崔荣宰撇过头去。
                              “呀,你这么小就谈恋爱了啊,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王嘉尔打趣道。“多遥远的记忆啊,我还记得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终将失去的青春…”崔荣宰深情道。“打住打住,你可别恶心我了,好好看你漫画吧。”王嘉尔抖了抖手臂,显了显自己的鸡皮疙瘩。
                               崔荣宰眼神凛冽起来,王嘉尔见状赶紧跑路,可惜崔荣宰比他还要快一步,直接一个抱枕砸到王嘉尔。末了拍拍手:“啧,还是熟悉的手感。”
                               “啊啊啊啊,崔荣宰你不要仗着我打不着你你就为所欲为奥!”王嘉尔怒吼。“怪我喽~”崔荣宰贱笑着目送无可奈何的王嘉尔进入房间。
                                一瞬间,本来还闪着光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啊,原来有女朋友啊,jackson哥很喜欢她吧,还是他好。”崔荣宰抬头透过窗子去看外面的星空,眼睛干干的却流不出眼泪。
                              他叹了口气,转而又变回那个阳光崔荣宰——“明天,也要努力的看着这个世界啊!”
                               浴室里,王嘉尔把自己浸在浴缸里,思绪却飘远。
                               “好像,有哪不对了啊”王嘉尔自言自语道。这次秀乔来,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有了当初的热情。不再像当初那样一颗心全在他身上,而是……“阿西!王嘉尔你这是怎么了啊!”他急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也许,从遇见你的那天起,就有什么已经在悄悄改变着吧。
                       ————————————章二完————————
                               03.王嘉尔发现了一件事。
                                 原本每天都闹腾的不要不要的崔荣宰最近看上去总是无精打采的。
                               “鬼也会累么?”吃着崔荣宰新作——乌鸡炒高丽,王嘉尔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可对方完全处于放空中,没听到自己讲话。
                               见状,他拿起桌上的木筷重重地敲了一下崔荣宰的头,颇为满意的看着对方捂着脑袋一脸委屈的看向自己。哼,谁让你不理我。
                                “你最近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啊。”王嘉尔夹了口菜,塞下。“啊,有么?”崔荣宰愣愣的回答道:“也不能怪我啊,绩效考核要来了,我在想办法搞好关系,让老师给我通过呢。”
                               王嘉尔不明所以得看向他:“绩效考核?做鬼这么痛苦?”“是啊,也不是所有鬼都这样,像我这类的才需要考试来加学分才可以有转世的资格。”崔荣宰一脸幽怨的45°角仰望天花板。
                              王嘉尔耸耸肩表示自己很难理解他的生活。“做鬼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要不要我煮碗面给你吃?”
                              “눈_눈”崔荣宰撇过头盯着他。“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还不行么?厨房我会少进的”王嘉尔摆摆手示意他别紧张:“对了,你会上身么?”
                               “怎么?你想被我上?”崔荣宰一脸迷茫的看着王嘉尔渐渐红了起来的脸。“你脸红什么啊?”
                              “咳咳,没有。这不是秀乔么,上次吃过你的西瓜皮后老说想再吃一次。”他有些不自在的换了个动作。丫的,这孩子未免也太蠢了吧。“所以,想问一下你会不会上身,下次当她面露一手。”
                              “啊,这妹子原来这么重口啊,可是上身这个技能我只学了一点点,顶多半个小时而已,要不我给你请外援?”崔荣宰歪着头想了想道。
                              “还有外援?是别的鬼么?”“算是吧,以前认识的一个哥哥,虽然他不是鬼,但他家哪位是个超级厉害的前辈。”崔荣宰边说边拿起电话,拨打了号码。
                              “行的通么?还有…人跟鬼怎么在一起啊?”王嘉尔放下碗筷,转头看他。“虽然跟前辈并不熟悉,但有哥哥就行了。再说了,人和鬼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前辈又不是我这种鬼,可以触到的。”崔荣宰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原来可以在一起啊。”王嘉尔低头刚要陷入沉思,就听见崔荣宰欢快的叫了一声。
                              “啊!马可油哥,是我荣宰啊~过的很好呢,你呢你怎么样啊?我?我现在有了个新室友呢~不是呀不是我房子呀,他是个人类虽然我的房子是纳戒,但说实话他也进不来啊…呀,扯远了!这次是有事想要麻烦哥哥和前辈呢。”崔荣宰羞涩的咬着下唇笑着,看的王嘉尔一愣——我尼玛,这也太勾人了吧?
                              “昂,既然哥哥现在忙,那就改天到我这来一下吧,我们到时候再说事吧,地址是巴拉巴拉巴拉,啊一定要把前辈带上啊!嗯,再聊~替我向前辈问声好啊~哥哥再见~”挂下电话,崔荣宰笑着打开漫画:“呐,快夸我,搞定了~”
                              王嘉尔定了定色,无视他这个要求,敲着键盘问道:“你跟那什么马克关系很好?”“当然了,我在马克哥的店里呆过一段时间,你不知道吧?马克哥会极限武术呢!做时帅气的不得了啊!”崔荣宰一脸崇拜的说着。
                              但很快他发现根本就没人搭理自己,转身,就看见王嘉尔冷漠脸的干着活。
                              崔荣宰耸耸肩,继续看着自己的小野寺律。顺便为以后的日子想想乐子。
                               丫的这马克到底什么来头啊?极限武术什么的他也会啊!怎么没见崔荣宰这么看过自己呢?王嘉尔边敲键盘边愤愤的决定要把笔记本里的游戏全删掉。
                                “哒哒哒!”三天后当王嘉尔打开门,某个原本躲戒指的胆小鬼忽然就穿过自己的身体去跟门外的两人热情的打招呼时他才知道,崔荣宰真得很喜欢这个马克呢。
                               有点被吓到的段宜恩愣愣的问好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呐,你就是崔荣宰吧?真的很可爱呢。”
                               “唉,前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快进屋吧!”崔荣宰瞥见段宜恩身后那个笑的一脸皱褶的前辈想起自己是有正事要办来着。
                              全程被忽略的王嘉尔没好气的抄起帽子向他脑门敲去,不悦道:“就想着你哥哥和前辈,我这个主人呢?”“唉,这不是忘了么?”崔荣宰没皮没脸的笑着引他们进屋,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敲打。
                               “也不用老前辈前辈的叫着了,叫我珍荣哥就好了。”朴珍荣笑着。“昂这样啊,嫂子好!”崔荣宰看了眼段宜恩果断无视哥哥这个称呼,鞠躬。“……”朴珍荣瞬间收笑。
                               他四人围着小方桌坐下。段宜恩看了眼王嘉尔问道:“所以这次让我们来是?”“啊,瞧我这脑子!”崔荣宰敲了自己脑袋一下,指向王嘉尔:“这位是我的现任室友王嘉尔,我一半叫他jackson哥。这次是因为他啦,希望前…啊不嫂子可以帮帮我。”他递了个眼神给王嘉尔
                               人会意的从桌下拿出娱乐用品,示意他们边玩边商量,不是都说娱乐时更容易被人忽悠么?
                               “所以是什么事?”朴珍荣擦了把手问道。“就是巴拉巴省略前因后果中拉巴拉”崔荣宰大手一挥道:“所以希望到时候嫂子你可以上了他,做一锅菜给秀乔。希望嫂子一定要帮忙啊!”
                              “咳咳。”段宜恩瞄了他一眼:“荣宰啊,下次说话注意点,你嫂子上不了人,只能被我上,这个忙我们可以帮的。”“如果是这样那就太感谢你们了。”王嘉尔假笑着道谢。
                               “不用谢,给钱就好,我糊了,杠上开花加清一色。”朴珍荣温柔笑着推开了面前的小方块们。“到时候,荣宰你打个电话给我就行了,随叫随到。”
                              崔荣宰豪爽的从钱包里掏出钱递给他,又扭捏起来:“那个,嫂子还有件事想请教你。”“什么事?”“就是我马上要绩效考核了,再加一点学分就可以有资格转世了,嫂子你有知道这次考试的试题范围么?”崔荣宰一脸期待。
                              “啊,这个啊,应该不清楚,我毕竟不是你这种冤死鬼,试题应该不一样吧。”朴珍荣想了想道。
                              一旁的王嘉尔倒是震惊了:“你你你你你!怎么会是冤死的?!”“……马克哥,你们先回去吧,我送你们啊。”崔荣宰试着逃避这个话题。
                              “没事,不用送,我和你嫂子自己回去就好了。”段宜恩起身揣好钱搂着朴珍荣肩膀往外走,“荣宰啊,有些事看来你室友还不知道呢,先解释解释吧,我们走了啊。”不给半点推拉的时间,段宜恩带上了门。
                               崔荣宰咽了口唾沫,尽量无视王嘉尔骇人的表情。“哎呀,你这是干嘛呢?”“我说怎么你每次提自己都会辣么奇怪的强调‘这种鬼’呢”王嘉尔转过身去。“所以你是因为有冤才没有资格转世的?”
                               崔荣宰叹了口气道:“大概吧,其实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糖豆噎死的,直到做问卷的姐姐问我死因,不让我转世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冤死的。”“那你不准备解冤么?”王嘉尔转过身来。
                               崔荣宰眼角抽抽,控制自己不往他额头上那个马克笔画的月牙看去。“王大人,还是算了吧,虽然解了冤就可以转世,但小人没那个功夫给自己添堵,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攒学分吧。”
                              “话说,下辈子你想当什么样的人?”
                                “我想当个平凡的人,出生在平凡的家庭。”                               
                               “你的梦想,'真了不起'”
                               “那么,你呢?”
                               “我嘛,我想出生在出生在平凡家庭的平凡的你崔荣宰的隔壁的平凡家庭。”
                              崔荣宰瞪大了眼,随即讪笑道:“真是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聊这个话题啊…”意识到刚刚对话内容沉重的王嘉尔也笑道:“没,你就当是作者无良凑字数好了。对了,刚就想问你,你哪来的钱给你哥啊?”
                             崔荣宰看了他一眼果断钻戒指“昂,没说是我的啊。从你包里拿的…”“啊啊啊!崔荣宰你给我滚出来!我才发的工资啊!”
                               ————————章三完———————
                               04.王嘉尔又住回了自己的狗窝。
                               这也不能怪他。一个星期前,朴珍荣一脸褶子出现在他家里时,他就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在和朴珍荣进行友好而亲切的交流后,崔荣宰就扭扭捏捏断断续续的讲出了自己要去考试,过不了就回来,过的了…就谢谢他这么多天的照顾了。
                               说不伤感也是假的,毕竟一起嘻嘻闹闹这么多天了。王嘉尔认为崔荣宰要是真的走了也没什么,反正自己没遇到他之前不也那么过了么。
                               可没有了崔荣宰的第七天,王嘉尔忽然就觉的自己啪啪打脸了。更本就没法还原到之前的生活中去!他试着把家里弄乱,可这么做反而让他有了一种罪恶感,一种对不起崔荣宰劳动成果的罪恶感。
                              “啪!”易拉罐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的落在垃圾上。王嘉尔敲了敲桌子,最终没了劲头。浑身上下无一不散发着一股“你别理我我想静静”的气息。
                               “算了,那么蠢,一定过不了的。”王嘉尔自言自语的告诉自己,在等一个星期,在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要是崔荣宰还不回来,他就把那傻子的东西全扔掉!把电脑里的游戏全删掉!把零食一全部吃掉一点也不留!
                               可又是一个星期后,他王嘉尔还是无法听见另一道高昂的蜜嗓叫着自己jackson哥。“真的走了么?”习惯了一个人的王嘉尔在遇见崔荣宰之前之后都不会感到孤独,可两个人一起生活后,在回到一个人时,不安和孤独却全部都从内心深处跑了出来。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无所谓。
                              以前,王嘉尔总觉得自己房子小的伤心,才三室一厅,还不及自己老家的一半大。可现在,他却觉得,屋里空荡荡的,太大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公寓太大了,大的他孤独症都要犯了好么。
                               “阿西!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留他下来!”王嘉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果断关上所有的窗户窗帘回房睡觉。在被子盖过头顶的那一刻,王嘉尔颇为伤感的想:“崔荣宰,再见了,这一次转世,要好好活着啊”。
                              隐约传来的叹息声一时间充满了昏暗的房间。
                              也许,如果不相识,我不会像现在这样脆弱,像个娘们似的多愁善感。可惜,没有如果。你像是一阵风,带给我久违的清爽和快乐后,却又走的快速。我到底该那你怎么办才好?
                               “扣扣扣!” “……”“扣扣扣!” “……” 连续不断的敲门声使王嘉尔认命的起身,看了眼手机发现现在才凌晨四点多。“难不成是崔荣宰?”他眼睛一亮,原本要发作的起床气瞬间被压下。
                               “来了来了~2333就说你这么蠢怎么可能会过……唉……是你啊。”还高兴着的王嘉尔打开门发现来者并非崔荣宰后,瞬间拉下脸来。
                               “怎么了?”段宜恩看了眼他身后乱糟糟的屋里表示自己惊呆了:“你家进小偷了?”
                               “没有…你来这干嘛?崔荣宰可不在这里。”王嘉尔掩饰不了失望没好气的说。“我当然知道他不在这里,诺。”段宜恩伸出手,一枚尾戒平平稳稳的躺在他手心里。
                               “这是?”王嘉尔有点疑惑,这戒指 他看都没看过啊“你要向我求婚么?我有喜欢的人了啊!”
                              段宜恩一口老血梗在心头吐不出来,“谁要向你求婚啊!!!我有家室了好么?!这是荣宰xi的新寄所,原本那个被别的鬼抢了,考试时又遇到个三流结界师差点被搞死。珍荣为了救他都累的不行了。”段宜恩一脸心疼道:“荣宰xi差点就灰飞烟灭了,现在只能呆在里面慢慢恢复了,我还有珍荣要照顾,一时间无暇管他,荣宰xi就交给你了。”
                               王嘉尔愣愣的接过尾戒。“所以他的考试…”“作废了,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段宜恩可惜的摇了摇头:“只能说,是他命不好吧,好不容易就可以转世不用这么幸苦的活着了,结果…不说了,珍荣在家应该要等急了,我先回去了,荣宰xi就靠你了,要好好照顾啊!”
                                王嘉尔目送段宜恩离开后,关上门捏着那枚简洁大方的尾戒忽然就笑出声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能回来就好。我们荣宰还真是弱鸡,房子都能被抢掉呢。你好好休息吧,欢迎回家啊。”
                              王嘉尔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可能是几个小时,可能是几天,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当自己晚班回来后,看见崔荣宰傻笑着把晚饭往桌上一放时,他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想也不想的就想去拥抱他,最终却只能抱住自己。
                               “嘿嘿嘿,jackson哥,好久不见,我回来了!”崔荣宰还是傻笑着。“诺,刚做好的晚饭,快吃吧。”
                              王嘉尔乐呵着点了点头,咧着嘴去吃好久都没吃到的人间美味。差点掉下眼泪来。
                              崔荣宰有点惊恐的看他红了眼眶,“jackson哥,你这是…见到我太激动了?”王嘉尔摇了摇头,激动的咽下口里的东西,颤抖着说:“我尼玛,这才是人吃的啊!我尼玛这两个星期都是顿顿拉面啊,我尼玛吃的都要以为自己是拉面精了!”
                               崔荣宰给了他一个白眼,天知道王嘉尔没遇到他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这傻子难道不会叫外卖么?
                               一不小心就把内心想法讲出来的崔荣宰受到了王嘉尔的枕头攻击。“我外卖号码不是全被你烧了玩了么?!”
                               “嘿嘿嘿,错了错了…”崔荣宰祭出星星眼神技,成功破了王嘉尔的攻击。“话说,我才几天不在啊,你这也太…秀乔一次也没来过么!”
                               “昂。”王嘉尔眼神飘忽不定,他才不告诉崔荣宰人李秀乔来过但被自己赶回去的事实呢。“先别管这个了,你的事我都听Mark说了,你怎么这么弱啊?”
                               崔荣宰闻言怒视他,“这怪我么?只能说是我纳戒太招人喜欢了好么?还有,那个小结界师也是意外,天知道他弱的连大招都不会放,看的我那个急的啊,就告诉他怎么放,没想到……”
                                王嘉尔擦掉自己的冷汗,“你这是蠢到极致了吧!哪有人会交敌人来伤害自己的啊!”“你瞎么?我又不是人。”崔荣宰耸了耸肩,差点被饭给噎死的王嘉尔有点无语的看着他,想从他脸上找到一点一丝扯淡的证据,然后……他就真的放弃了。
                               “算了,过去了的事就不提了,回来就好。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我马上放假了,可以带你去玩。”王嘉尔真挚脸?
                               “看电影吧,我都好久没去电影院里看电影了。真的特别想去啊!”崔荣宰兴奋到。“那多无聊啊,我对电影无感,还是算了吧,换一个。”王嘉尔扶额。“啊,那还是算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滚我新屋里睡觉觉吧。”崔荣宰故作轻松到,乖乖的钻回戒指里呆着。
                               王嘉尔有点心疼的看他这样,觉得罪恶感又回到了心里。也许,看电影也挺好的呢。
                               “算了,不管怎样,欢迎回家。不管怎样,谢谢你,让我结束了孤独。”
              
                             
                                ——————————章四完—————————
                            05.5.20你在干嘛?崔荣宰表示那天的他有点。。。方!
                               那一天,破天荒的,王嘉尔没有被闹钟叫醒,而是在那之前一个驴打滚从床上翻下,蹑手蹑脚的跑到厨房,为崔荣宰做了一顿难忘的早餐。当然,别多想,这纯属心血来潮。
                              至于为什么难忘嘛……反正崔荣宰是真的不希望他在踏入厨房一步了。
                              至于5.20的意义嘛,是在崔荣宰冷着张脸洗锅时,兴致盎然的李秀乔前来告诉王嘉尔的。
                               “欧巴,今天可是5.20啊,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可是特地来找你的哦~5.20我爱你哦~”李秀乔说着。小脸一红就闭着眼睛凑上去亲了一口王嘉尔的右脸。
                              透过冰箱反光而看到全程的崔荣宰当即一个手抖,上好的景德瓷碗就从他手中脱落,在地板上炸开出一朵美丽的碎花。
                              “吓!”门口二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噪声所惊到。“欧巴家里有人?”李秀乔有点不悦到,这王嘉尔莫不是真背着自己有了别人?她看了眼王嘉尔,直接从他胳膊下钻了进入。
                              崔荣宰当机三秒后,果断钻戒指。“哎呀,秀乔,你多想了,怎么可能会有别的人呢?估计是我今早做饭时碗没摆好吧。”王嘉尔不要脸的扯淡到。
                              崔荣宰不屑的在戒指里唾弃着他。“哎呦我去,这人脸呢!”
   

评论

热度(2)